"願你我都做一個清醒者 , 冷冷地旁觀這個世界, 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, 成為自己想要成為的人, 該抓住的抓住 該捨棄的捨棄 , 我想這才是真正的夠酷"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