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年時代的熱情是不可再生的,成年人相見,第一件事是彼此設防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