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人能在此刻完全的理解此刻,只有往前多邁幾步,我們才能看清來時的路。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