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來越不喜歡評判別人,
任何對別人的評論,
都對應著一個自我,
就像自己給自己造了一間牢籠,
要花去很多時間,
才可以把自己挽救出來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