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實上,若能看完一個人的一生,世界給人什麼,人便要了什麼,真正意義上的拒絕從未發生過,生命本質上仍是卑微的,敢於創造自己的人真不多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