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 要是沒有離別和重逢 ,要是不敢承擔歡愉和悲痛 ,靈魂還有什麼意義 ,還叫什麼人生。"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