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
想想自己在意過別人多少的感受,就不要去寄希望于別人可以怎樣地照顧自己的感受。"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