謊言被理解成「必要的」,話雖然是假的,但「必要性」卻是真的,「謊言」代表著人的多面性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