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是我的一切,
而別人只不過是從我生命邊上輕輕擦過的路人。

——茨威格《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》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