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 我唯一擔心的是我們明天的生活能否配得上今天所承受的苦難。」

——《罪與罰》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