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決定將一個人或一件事遺忘掉,你所應當做的並不是將它藏匿心中,讓它在記憶中發芽,而是必須讓它在語言中失去彈性。

——格非《慾望的旗幟》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