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東西來得太晚了
並不一定沒有它存在的意義
只是 我不想要了

——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》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