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青春是一場無論做什麼都覺得虛擲的憾意,
何不反過來想想,
那麼也幾乎等於無論誠懇地做了什麼都不必言悔。

——張曉風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