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對每個人都好
也希望每個人都對我好
只望有譽 不能有毀
最近我恍然大悟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