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長一段時間以後我才明白,痛苦是一回事,
而痛苦所帶來的心灰意冷又是另一回事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