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說出來的,未必是太在意的;
能寫出來的,其實是可以放下的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