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風沉醉的夜晚,遇見過你,
從此東西南北風一樣了,
清晨也是夜晚了,
不想你也是想你了。

——鄭執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