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人內心住著兩個自己,
兩個完全不同的人。
一個感性到淚水說流就流,
一個理智偏執到近乎冷酷無情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