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
平庸這東西猶如白襯衣上的污痕
一旦染上便永遠洗不掉 無可挽回
"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