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再去對抗什麼,悲傷和快樂,
只要能來,都一併接受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