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往好里說是變得頑強了,
往壞里說是自己身上純真的感受性磨損掉了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