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實上,沒有一個人是禁得起分析的,
能夠試著了解,已是不容易了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