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論火氣多大,只要稍稍過上一段時間,
原來的情緒大多都會逐漸減輕,就不再是怒氣,
基本降到了「悲哀」或「遺憾」的水平,歸於平靜。

——村上春樹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