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之所以過得太累,
主要源於你太過於敏感,
又太過於心軟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