假如你不懂我,那錯的永遠是我,
不必驚訝,連解釋都是多餘。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