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認自己的偉大,就是認同自己的愚疑。 ​​​ ​​​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