詹仁雄

名人認證
2018年7月31日 12:10

對我而言,夏日第一口啤酒,和跳入第一道浪花曾經是同等重要的開場

懂得欣賞酒苦澀後甘甜,已經不知是醉了幾回之後的事

記得是和平東路的小爵士酒吧,台北盆地沒半點風的悶熱夜晚,故作大人姿態,點瓶冰啤酒,與同來這城市闖蕩的老友,為升職乾了一杯

從沒覺得酒好喝的我,竟首度感受到這金黃液體苦盡甘來的奇妙,之後與他在某個夏夜飲一杯啤酒,成了七月慣例,但隨著各自人生發展,大家感情薄了,酒也淡了

但我總會在夏季想起他年少的臉和那場熱得要命的夜晚,原來讓苦酒回甘的,不是麥芽種類,不是釀法,而是青春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