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若英

名人認證
2018年11月8日 20:49

我與李屏賓賓哥認識大概24年了.那年拍攝王小棣導演的「飛天」,在境邊長城之處.後來幾乎每一年,我們都得約上聊一下.

我總覺得在他鏡頭下的演員是幸福的.幾次我在化妝室,準備著一些情緒,當我走到現場時,我發現,那情緒的光已經在那裡了,我根本不用怎麼演.又有多次在導演已經喊卡的時候,他並沒有停機.因為透過他的鏡頭可以最仔細感受到我的表演還差最後的臨門一腳.果然很多次,電影出來,導演都把我那最後幾秒留下來了.

我第一次當導演,當然必須請益他.多年前,別人找我做導演,我就問過他「導演要幹嘛?」他說「導演員演戲!」我說「難道我不用懂很多攝影技巧什麼的嗎?」他說「如果你都懂了,那就去做攝影師!」

這次拍戲,我覺得這一點特別重要.我努力地把我想表達的,不管透過影片、照片,甚至一句話、一首歌、一行詩詞,跟他討論,告訴他我的感覺,他便能拍到我要的.

記得在拍見清學校浴室,我說我想要金光閃閃的水波,因為對我來說,那很青春,打水仗!他說金光閃閃,要從上面吊燈下來,但是我們沒有準備!我就耍賴說:「你一定可以!」 結果,他將兩個窗戶的邊重疊起來,把燈角藏在後面,完成了我要的發亮的水戰!

還有一次,我跟他說「我想加一個近景.」他問我為什麼?我說「曾經有人提醒我,現在多數人看電影都在電腦、電視,甚至手機上看!所以是不是剛剛那個鏡頭應該再讓觀眾看清楚一點?」他說「那就拍網劇、電視劇就好了,電影就是大銀幕觀賞的.」

如果你看了我們的電影,也許你沒看出來,其實我們所有的鏡頭都是在緩慢移動的.而且不知不覺地移動.這是我最喜歡的,如時光的流動,是有呼吸的,而誰會特別說「我在呼吸」?但這就是不知不覺帶領,帶領我們進入那個光影的世界.

再說一個小趣事.前期籌備時,製片人請賓哥列器材的單子,後來器材公司老闆打電話給製片說「人是李屏賓大師,你別欺負大師啊!如果預算不夠,我免費提供他要的器材!」製片人很委屈地說「但這就是他需要的數量,我們一個都沒刪啊…」後來我問賓哥,他說,「我從來都是少少的就夠了,叫一堆沒用多浪費.」

賓哥也堅持自己掌機,他說,只有自己的眼睛透過鏡頭來看,才能準確有情感地拍攝.

零下近40度戶外拍攝,每次放飯時間,他都跟著燈光和攝影組留在現場繼續工作.我問他「不進去暖一會兒?喝口熱湯?」他說「那麼冷,趕緊拍完,大家好回去休息.」我們也將所有火爐堆到了攝影機下面,怕當機.

想說他的,得幾本書…馬上金馬獎了,我問他,雖然您沒入圍,但是願意陪著劇組一起走紅毯嗎?他回答:「必須陪著大家走一趟!」

#後來的我們##李屏賓##光影詩人##乘著光影去旅行##我們一直在一起#