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宥勝Chris

名人認證
2018年11月20日 21:31

去南極之前,我寫了15封信,
分別給生命裡重要的15個時刻...

因為有了你們,才會有我吧?

短短的幾封信,
短短的暫別離,
在我與世界幾乎失聯的一個多月,
希望它們能代我發聲,
代我訴說給每一個你。

#南極前的15封信 #:1.【致・南極】

我從沒想過會這樣踏上你。

原本我以為,會是郵輪,
或是全家出動之類的,
一個美麗絕倫的地方,
就該搭配幸福歡樂的回憶。

但我的第一次南極故事,
竟然是酷寒,纏鬥,40天,
怎麼想都覺得太瘋狂了...

南極點,也就是南極之南,
與心目中「看企鵝拍婚紗」的南極,
其實還差了兩千公里,
也就是雖然同在南極洲,
但溫差大約就是台灣與黑龍江的區別...

一般挺進南極點,
會用「徒步一個緯度」為單位,
(大約是111~120公里)
只要安全完成,
就能列入極限7+2的挑戰紀錄之一
(七大洲高峰+徒步南北極)

但是,
我們這次的目標是660公里,
除了距離延長五六倍,
在零下30-50度的天數也會倍數增加...

我其實很好奇,
40天後,我會變成誰?

即將消瘦的20公斤,
即將斬斷的七情六慾,
人生只剩太空食物、茫茫白雪,
永不落地的太陽、和極地風暴...

40天不能上網,不能洗澡,
冷到無菌所以不會感冒,
乾到無水所以不會下雨,
不能流汗因為會馬上結凍,
不能撒野因為排泄物要全部帶走...

南極內陸,幾乎算是外太空,
資源運送難度等於月球,
氣候環境惡劣也無法執行醫護處置,
所以身體若有任何不適,
只要還能繼續前行,
就算痛苦感會比正常環境放大十倍,
我們都還是必須向前走。

而只要有任何一位隊員
遭受了無法延誤處理的病痛傷害,
我們就只有一個選擇,
那就是全員撤退...

40天後,我們會變成誰?
而且我們真的,能走到40天嗎?

雖然培養了一年的默契,
但在堪比「外太空高壓鍋」的情境下,
一句話、一個動作、或一個眼神,
都可能引發爆炸性的隊員衝突...

致,南極,
因為一個美麗絕倫的地方,
果然就該搭配幸福歡樂的回憶。

既然你乘載了再一次的巨大夢想,
那就也請祝福我們,
讓長征隊一路平安。

#南極前的第一封信##為夢想冒險##做大夢#

(圖片授權自shutterstock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