動不動就悲哀,實乃一種自作多情的撒嬌,真正有力的靈魂,能夠做到逆來順受,如隨勢而動的水,安然地面對任何的飛升與跌落。——閆紅《從尊敬一事無成的自己開始》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