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是一場從蒙昧到清醒的追尋。若能時時刻刻保持察覺,我們將可以在痛苦中找到恩典,可以少一些懷疑,多一些相信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