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多聰明的人是趨利避害的,並不會堅持,更不會生死與共。他們喜歡做的是選擇題以及在沒有選擇的之前創造安排更多的餘地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