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叫張淼,今年十八,是個藝術生,[衰][衰]有天我出去寫生,住在一家叫如家的賓館,沒想到差點被一個陌生人拉走,我大喊大叫可是賓館的員工特別冷漠,[悲傷][悲傷]沒有搭理我,直到我暈了過去,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回到了房間,可是我的背包里多了一張永遠丟不掉的肖像畫,[費解][費解]夢裡多了一個看不清卻夜夜來欺負[害羞]我的男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