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笑而不語]她識人不清,將豺狼當良人,最後落得被摘了子宮,剜了雙眼慘死在手術台上。上天垂憐,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,傾世的容貌,狠厲的眼神,一瞥一笑間猶如罌粟一般有毒。她步步為營,發誓將害死她的人打入了萬劫不復的地獄。[笑cry]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