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偷笑]結婚一年多,他只在排卵期跟她同[吃瓜]房。
後來她才知道,原來自己於他來說不過是生育工具。他愛的,竟然是她從小分離的雙胞胎妹妹。
她逃過,流產過,甚至為這段感情失去了最愛她的母親……直到最後,徹底絕望。
他的眼裡滿是痛苦絕然:「許寧歆,就算是地獄你也要留在我身邊。」
她凄然慘笑:「那麼,我選擇獨赴黃泉。」[偷笑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