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生命便是原罪,從出生就是一個錯。
直到他闖入我的世界,
一邊拖衣服,一邊告訴我:
想那麼多,可能是睡[拜拜]得不夠多!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