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陰險]傳言,宋家二小姐在五年前得了失心瘋,滿手染血想要掐死剛剛出生的孩子。
直到一個神[陰險]秘男人出現,將孩子帶走。
五年後,
她是即將離婚的女人,而他是未婚的單親爸爸,
她初見他,清冷矜貴,卻目光灼灼逼的她別開了臉。
本以為是兩條永不相交的平行線,卻因為一個孩子,藤纏樹,越[陰險]纏越緊。
一次被算計的意外,陌生的環境中醒來,睜開眼睛身邊竟是他!
她想要劃清界限,可是,他輕柔地攬住她,「孩子都能打醬油了,還能撇的清么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