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困]安以若愛上薄寧川的第七年,結婚的第四年。婆婆的嫌棄,薄寧川的厭惡、閨蜜的插
[困]足在她的婚後生活里輪番上演。安以若守著心底的那份愛,守著薄太太的名號,死不退讓[衰]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