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噓]我丈夫出[噓]貴,要讓女兒捐獻骨髓給患病的私[噓]生子,我反抗無效。配對結果出來,我女兒竟不是丈夫親生的!
我被趕出家門,被他好心收留,卻不想最後,他竟成為分離我與女兒的劊[噓]子手。
四年分別,沒日沒夜的思念,我將恨意煎熬成武器,誓要將女兒奪回來!
「向晚,為什麼我們一定要搶兮兮,我們結婚,給兮兮一個幸福的家不好嗎?」佟樹深無奈地投降。
「不好意思,佟先生,我會給兮兮一個幸福的家,但爸爸的人選不是你。」
你只用一句簡單的我愛你,便想抵消我一千多個日[噓]夜的撕心裂肺?
真是想得美![害羞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