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跪了]一個人要在生死邊緣徘徊幾次,才能得到真愛?徐安然死過兩次,卻換不回溫御清的輕輕一瞥[擠眼]。她想:沒事,她還年輕,還有機會。直到那年,她失手殺了溫御清的爸爸,被他親手送進了監獄。才明白,這份一廂情願的愛,永遠都得不到回報。[跪了]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