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黑線]生活能有多絕望?人生會有多不幸?蘇唯一體會過最深的絕望,是在年少時候愛上了聶非池。蘇唯一遇見過最大的不幸,是在多年之後第二次愛上了聶非池。全世界都以為她是最幸福的女人,[偷笑]不是聶太太,卻被允許生下聶家的繼承人。只有身在其中的她才明白,她不過是被利用的棋子,一個可供人玩弄的玩偶。他笑的迷人優雅,但嘴裏卻吐露著最傷人的字句[失望][失望]「我會讓你體會到,什麼是真正的絕望。」[黑線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