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左哼哼]他們不再是夫妻,他已另娶妻,依舊將她一次次撲[哈欠] 倒吃[哈欠] 干[哈欠] 抹凈。她痛楚的問:為何禪著我不放?他冷酷無情的回答她:因為我只有和你在一起才感覺到幸福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