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陰[失望]謀,她被迫替代姐姐嫁入輪椅中的他。白天他溫軟如玉寵她入骨,晚 上他變成餓狼把她吃[失望]干抹[失望]凈!「喬陌漓,你的兩隻腿不是殘疾嗎?原來你騙我!」「我從來沒說過我的第三隻腿是殘疾!」 [失望] 她逃不出他的囚禁哀求道,「喬陌漓我只是個替代品,放了我吧。」他把 她 抱[失望]到 腿 上低啞道,「乖我剛剛又研究了一個新 姿 勢,今 晚先試試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