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做小[吃瓜]姐的第二年,認識了一個改變我一生的男人。他是我弟弟的頂頭上司,是我的 金 主,後來……如果我不那麼痛恨販[doge]毒的人,沒有做過小[微笑]姐,我想我可以活在青春洋溢的十八歲。我是一個很有自持力的女人,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,我控制著自己不要在紙 醉金迷的聲愛場所 墮[doge]落。可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