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可憐]那晚,許久沒回過家的丈夫忽然出現,居高臨下的將她從夢中驚[哼]醒,字字剜心的道:「林笙歌,我不 要這個孩子,把它打[可憐]掉。」她心中苦澀,臉上卻笑得驕傲,「如果我偏偏不呢?」可她忘了,沒人能反[吃驚]抗陸流深。三天後,她就被活生生的壓 上 了手術台。後來她才知道,他親 手[暈] 殺 了自己的孩子,只是為了那個突然歸來的摯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