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年婚姻,末笙都沒讓厲御南愛上她,得知自己患上絕[淚]症,她只乞求十個月。
「十個月後,我可以和你離婚,求你,不要恨我。」
「你玩什麼把戲?」
「我累了想解脫。」
青梅枯萎,竹馬老去,末笙愛了厲御南十三年,而厲御南把所有的愛給了一個她。
當遭受前所未有的病痛折磨,厲御南要和她離婚。
「御南,能不能再等等?」
「末笙,不要再執迷不悟。」
在厲御南的世界里,末笙是束縛,可失 去她,彷彿丟失了心。當所有的記憶湧現,厲御南幡然醒悟,他愛的那個人始終是末笙。
末笙死 在手術台上,留下了他們的孩子。
「我累了,愛不起你,來生我們不要再見,放過你,也放過我,從此兩不相欠!」
厲御南悔不當初,從此封住了心,把每一天當最後一天過,直到有一天。
「先生,我是莫念,不是末笙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