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可憐]她一怒之下,在民政局門口和一個殘疾大叔領了證。不曾想,這個說好了不能人[陰險]道的老公,婚 后卻把她一次次壓[可憐]榨得身心俱疲。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