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doge]那一夜,她哭著懇求,換來的卻是他的牆[喵喵]行占[二哈]有。
四年後,她重回故土。人海中,她一避再避,卻還是冷不防撞入他的視線。
「你是?」公眾前,她巧笑倩[跪了]兮,佯裝不識,優雅地伸手和他相握。
他卻陡然用力將她拉近,圈著驚慌失措的她,附耳:「晚上關了燈認不出來也就算了,大白天的,你也不認識?」
她急忙退卻,和他親昵的姿態卻已印在公眾眼底。迎著無數狗血又八卦的目光,他玩味地輕揚唇角,慢條斯理地宣布關係:「我們睡[攤手]果。」
他強勢霸[並不簡單]占她的生活——錦衣玉食,出行相伴,羡煞旁人。
圈子裡的人都說,他寵[右哼哼]她至極。
只有她知道,他囚[害羞]她至深。
一場她主動的狂[怒罵]野,她在雲雨後平靜開口:「我對你來說,還剩多少利用價值?」
一場她密[允悲]謀的逃亡,她在翌日消失得無影無蹤——他的惶恐的表現和盛[費解]怒的尋找,她通通看不見……[吃瓜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