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饞嘴]他在別人面前,是被弟弟奪了未婚妻的宮家大少,無權無勢還又聾又啞!
而在她面前,卻是一頭隱忍蟄伏的獵 豹,隨時準備將她和宮家的人拆 吃入腹。
當然了,宮家和她,是兩種吃法! 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