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前,韓司宸對徐依依愛而不得,強[笑而不語]間未遂,被徐依依告 上法庭,送進監獄。
四年後,他搖身一變,窮小子成為大韓集團的繼承人。
他帶著憤怒、愛火捲土重來。
而她,再不是當年驕縱的千金小姐,父親為家族利益,將她送[笑而不語]上他的 川,任他予 取予 求…… ​